番二

赌 (校园,1V1) 作者:木口银

番二

      林喜朝不记得自己在医务室里睡了有多久,等醒过来时,房间里只剩校医一个人。
    墙上挂钟显示已经上课半小时,她当即就反应过来还没请假,连忙下床穿鞋走出医务室。
    小腹的疼痛感已经减轻许多,等她赶到班主任办公室时,江春华告诉她,已经有人帮她请过了。
    “去上课吧,如果还不舒服下午就请假回家。”
    林喜朝怔愣地点头,猜想帮忙的应该是柯煜身边的那一群人,即使并不知道具体是谁,但心里无限感激。
    这是她转来一中,第一次接收到来自身边校友的妥帖善意,可能是她对那一帮人的印象都很模糊,唯一清晰的只有坐在其间的柯煜,所以,这份感激,也不自觉转化成了对柯煜的初始好感。
    他身边的人都挺好。
    林喜朝因乌及屋地想,那他应该也会很好。
    第二天早起上课,当她穿好校服,睡意昏沉地挪步到餐厅吃饭的时候,当她看到安坐在她位置上的柯煜时,还有些小小的赧然。
    人在门口顿住,一时之间来不及进行表情管理。
    柯煜平时起得晚,出行有司机接送,往往都是踩点到学校,以至于林喜朝出门时他才起,她到校了人才慢腾腾开始走。
    而他此时身处的就餐地点,是中厨的四人小桌,平时都是她和妈妈单独在这块吃,柯煜很少来这边。
    林喜朝愣了半瞬。
    下一秒就将胡乱披上的校服外套给穿规矩了,微微松散的耳发被她手梳去脑后,又埋头理了理凌乱的刘海。
    这才抱着书包,当无所事事地走进去。
    柯煜背抵在墙壁边,帽子套头,脸上很困,看上去比平常更加冷淡漠然。
    他嘴里懒洋洋地嚼着东西,不时喝一口奶,搁杯时发出不控力的磕哒声,摆明了还有点迷糊不清醒。
    他一个人占了个位,书包又占了一个位,妈妈正坐在他旁边也占了一个位,林喜朝没办法,慢吞吞坐去柯煜对面,转身乖乖地将书包挂在自己椅子背后。
    柯煜正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林母的话,桌下的长腿恣意伸展着,完全没留意到她。
    但这四人桌也不大,他伸过来的腿与林喜朝的刚好相抵,林喜朝只能愈发后靠,将双脚搭在椅凳下方。
    这微小动静让柯煜看过来一眼,面前的女孩从始至终都低着头,安静地夹住叉烧包咬进嘴里,又斯斯文文地喝一口花生浆粥,杏眼微垂,脸腮鼓鼓的,类某种嚼食的小动物。
    柯煜抬手把卫衣帽子给撇了,屈肘坐直身,也收回腿,姿势规矩了不少。
    林母在旁边把柯煜早起的缘由问清楚,说司机家里出事,临时请了好几天的假,所以柯煜才这么早起,也干脆坐进来一块儿吃早餐。
    “柯煜,你等会儿是叫个网约车还是去坐公交?”
    “坐公交吧。”柯煜应,“网约也进不来,还是得先走一段。”
    林母回头看一眼喜朝,又继续问,“那你知道坐哪一路到学校吗?不知道的话,可以让喜朝带你走走。”
    林喜朝在一旁没搭腔,心里默念着不要不要不要。
    千万不要。
    “52路是吧?”
    错了。
    是36路。
    林母想了一阵,转头问着喜朝,“是好多路喃乖乖?我也搞忘了?”
    林喜朝嘴里还咽着粥,含含糊糊地应,“36路。”
    林母笑,“你怎么扭扭捏捏的,你先把你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再说话,要看着人回答,要有礼貌一点。”
    “喜朝就是有点内向。”
    林母用一个宠溺却数落的语气跟柯煜讲,“就是一点都不大方。”
    林喜朝不喜欢当着外人面被她妈讲。
    她当即就有点小别扭,于是吞咽下去,抬起头快速跟柯煜讲,“坐36路,公交站台就在大门口斜对面,过条马路就到,很近的。”
    凑近看,才发觉柯煜的长睫上还沾了点水汽,他在很认真地听她讲。
    他眼皮向上撩深,线性弧度比平常更加流畅狭长,眼睑处泛着薄红,是打了数次哈欠之后造成的雾气朦胧。
    林喜朝当即收回视线。
    长盯着她的柯煜也默了半秒,她再次垂头时,柯煜才迟缓地轻点下巴,视线顿顿地平移至桌上的燕麦奶,清咳一声,才握住杯身递至嘴边。
    “不然你等会还是带柯煜走一下吧。”
    林母瞅柯煜怎么还有点儿懵,于是支使喜朝,“他没怎么坐过那趟,不清楚路。”
    林喜朝满脑子都是柯煜眼睛里的水光。
    她拇指在食指上生掐了下,又咬了口包子,闷声说好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五分钟后她就后悔了。
    柯煜吃饭也吃得忒慢了。
    人坐那儿慢条斯理地嚼,一口厚蛋吐司在他嘴里要嚼七八下,嚼完之后再缓缓喝口燕麦奶,没有任何紧迫的时间观念。
    他还喜欢大早上吃烤得又硬又脆的吐司边,吃吐司边就得换成生饮水,接水时又得耽误点时间。
    少爷还不乐意浪费,因为食物是固量的,固量的就一定得吃完。
    林喜朝在一旁等得干着急,又只能硬生生憋着,她脑子里分神算着公交来的时间,具体到校的时间,身体时刻保持着随时能走的起步状态。
    等到柯煜终于吃好,在她出门绑鞋带的时候,他又动作异常快,已经背上包走出前院。
    林喜朝急匆匆跟上他,背上的书包因惯性砸向脑袋,起身时又重重坠向肩膀,她脑门都浸出了一点汗。
    好累。
    林喜朝关上门,赶紧追上柯煜。
    在推开前院栅栏的时候,柯煜却停下来,抵住回弹性很强的栅栏门,偏偏头示意她先出。
    林喜朝有些受宠若惊,小声说了句谢谢。
    错身而过时,她闻到他校服上的柑柠香,是有些苦涩凛冽的冷调,在春日清晨里却显尽温柔。
    林喜朝吸了吸鼻,已经在想象柯煜的夏天。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地走。
    半道她鞋带开了,在她蹲身绑鞋带的时候,柯煜跃过她,走在她面前。
    林喜朝便大胆地跟在他身后打量他。
    柯煜的冬季校服宽大,下摆长能盖臀,卫衣兜帽将背后“芙城一中”四字盖去一半。
    这四个字总能惹得路人的艳羡侧目,人们靠一中的标识来辨别学生的家境及能力,好像只有这样的校服,才值得心甘情愿地日日穿在身上。
    她突然想起二中的那些男生,校服上总是花花绿绿地绘着涂鸦,可以绑在椅凳上垫背,或是铺在上课偷睡时的桌面,但从来不会规矩穿在身上,以免挡住高调显露的潮牌logo标。
    柯煜不是,他的每件昂贵衣物都被底衬在校服之下,仿若某种最为次要的日常快消品,拉链严密一扣,就是色彩单一的简单卫衣和简单T。
    他身上背着的奢牌联名包,照旧沉甸甸地装着他的书本和课业,可以随意被锋利的桌角刮花,或是扔丢在行人穿梭的球场。
    富贵浸淫出来的,大概就是身外无物的松弛。
    林喜朝没来由就有些沮丧。
    即使他们都穿着同样的校服,走在同一条道路,会坐上同一班公交。
    即使柯煜吃饭很慢,总是睡不醒,脑子糊到记不住上学的路。
    但终归是不一样的。
    林喜朝拽了拽自己垂下的书包带,踢开脚下的石子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36路开到千樾山对面时,一车都是早起上学的学生,车厢里已经没有座位,站着都有些嫌挤。
    柯煜照旧等她先上,在她用公交卡帮他刷钱的时候,低头说了句谢。
    他们被挤到司机座位的后方排,柯煜就站她旁边,手抓着拉环上面的横杠,林喜朝矮他一截,就只够拉着卡环。
    这姿势有些太近。
    两人肩挨着肩,手臂的衣料会在每一次停站启车时磨在一块。春季干燥,化纤校服噼里啪啦带起静电,在触碰时犹如磁吸般黏在一起,又再次拖沓而缠腻地分开。
    林喜朝整个人都是僵的,连呼吸都在克制。
    她偏头小心翼翼地看一眼柯煜,柯煜神态自若地站着,眼盯着车窗外的路景。
    她抬手挠了挠自己的脖子,然后悄无声息地换了左手去拉住挂环,另一只手规矩地揣回兜,避免和柯煜相触。
    但心里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欢愉。
    公交车已经前后驶离了四五个站,车厢里陆陆续续地上人又下人,但柯煜依旧站在自己旁边,依旧和她保持着这样近的一个站姿距离。
    这是偶然吗?
    这记偶然有引起她近乎羞劣的雀跃。
    很奇妙,也无从探究。
    她频繁地抚弄自己的耳发,不时拉扯袖口,在停车时对行人左顾右盼,小动作很多,然后在每一次扭捏举动中,装作不经意且平淡地用余光看向柯煜。
    如果能够等来回视,那这份雀跃或许将放大数十倍,演变成林喜朝上翘的唇角,演变成她鼓噪的心跳。
    但是,没有。
    柯煜从始至终都保持着相同姿势,脸上百无聊奈、漠不关心、他甚至会在行人让位挤到他时,下意识蹙一蹙眉,然后视线就定在窗外,就像懒得再挪步。
    林喜朝咬了咬唇。
    她的雀跃只会变成稍纵即逝的失落,快到连自己都辨识不清。
    叮咚,又是一响到站提示。
    前门上来新的一波人,穿着一中校服的身影逐渐增多,认识柯煜的人也会变多,她正打算往旁侧挪步。
    “柯煜?”
    迈腿时,一个女生的招呼声让她回头,柯煜也侧了头。
    林喜朝看到了时筱。
    她认识她,一中很多人也都认识她,她是高二艺术部的学姐,小提琴拉很好,长得也很漂亮。
    时筱也就停在他们这块区域,脸上有些惊奇地问柯煜,“你今天坐公交?”
    柯煜淡淡地颔首,又很快转回头。
    林喜朝看出两个人应该有要聊天的意思,她跨了一大步往旁边让位,凑巧前面有人下车,给她腾出了个空座位。
    她顺势坐过去,时筱就跟着站到了柯煜的身边。
    也是在这时,林喜朝才眼见了一个主动的,舒心的,不会怯场尴尬的聊天该是什么样的。
    时筱应该有170?的个子,站柯煜旁边时视觉上就很登对,她说话完全不会有害羞或着腼腆的情绪,大大方方,可以直视聊天对象的眼睛,可以带动整体的气氛,瞧上去恣意又自得。
    林喜朝垂眸,瞥向窗外,给自己戴上了耳机。
    耳机里放着首坂本龙一,眼前是茂密葱郁的行道树,黄澄灯盖下昏黄又斑驳的树影,树影于车窗上迅疾飞驰,晃出有些迷离阴郁的波弧。
    那一对好看身影依旧在自己的余光里,林喜朝轻轻呼吸,手指绕缠着书包坠带,一圈又一圈地卷,再一圈又一圈地松。
    “过段时间剧乐团有我们学校的合奏演出,上次让你加入你不加,演出你总得去看看吧柯煜?”
    时筱晃了晃手拉环,笑道:“徐老师估计还会来问你一次,她可太可惜你了。”
    “我的琴也就是弹着玩玩,进合奏团还够不上格,也没道理占个资源位,你们选人也挺严格,就当我是被筛下来的。”
    时筱笑,“这么谦虚?”
    晨起的车厢安静,俩人的谈话清晰可闻。
    林喜朝的书包带将手指缠出泛白的瘀痕。
    她默想着,原来柯煜还会弹琴。
    林喜朝紧抿唇,抽出手,默默将手机音量调大两格,阻隔开他们的话音。
    时筱没等来柯煜的回应,她转头看人,柯煜正侧身看向座椅区。
    他伸直的手臂将他的侧脸挡住一半,但依然能感受到其视线的专注。
    时筱疑惑跟看过去,脱离此时的话题氛围,她这才听到周边有细如蚊蚋的音乐声传出,电流滋动,琴音作响,然后越来越响。
    她仔细辨别声源处,找到了那个戴耳机的女生。
    柯煜这时候回话,“不是谦虚,是我对这事儿真就不感兴趣,也不愿意耗时间在练习上。”
    “那你对什么感兴趣?”
    这个问题问得稍显冒失,柯煜转头看她一眼,时筱便秒切话题,“那演出你还去不去看?”
    “徐老师问我,我会去。”
    时筱:“你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,我问你你就不去?”
    柯煜彻底转过身来,脸上带着点儿倦也有点烦,他一副困得要死样,好像起床气到现在还没缓解,睨着时筱的脸,本想说什么,但又一副算了不讲的表情,接着就收回抓着横杠的手,懒懒揣进校服兜,就跃过她径直朝后走。
    时筱朝他的背影看。
    柯煜一路走过四五个学生,停在公车中部的座椅区,手再次抓向第二排座位的横杠,面向一个女生。
    那一区的音乐声越来越明显,已经有好几个人朝同方位探头。
    柯煜伸手扣了扣女生的椅背。
    林喜朝感受到座椅的震动,偏头一看,对上柯煜的视线。
    心跳陡然加快。
    柯煜呈现一个微弓背的姿势,居高临下地看她,空闲的那只手点了点自己的耳朵,又朝她说了句话。
    林喜朝茫然又木愣。
    “……什么?”
    柯煜闭上嘴,久看她。
    耳机里刚好进到一串密集又急促的琴音,她呼吸加重,僵然地与柯煜对视。
    直到,柯煜抬手捏住她的耳机线,往下微扯,轻声说,
    “你的歌一直在外放。”
    如实,灌入耳蜗的音乐声并没有因为柯煜的动作即时停止,反倒更为清晰。
    林喜朝已经反应过来,窘得脸刷一下红透。
    她赶紧掏出手机把播放键关掉,有些急促地摘下左边耳机,白色线路轻飘飘地挂在她肩上,另一端链接在柯煜的手上。
    柯煜注视着她的表情,将耳机搁放在她手背,再次扣了扣她座椅,
    “但蛮有品的,我一直在听。”

番二

- 肉书阁 https://www.roushug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