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4.舞台上的树精少女

被暗恋十年的人酒后误肏之后(高h吃肉文) 作者:乱入川

64.舞台上的树精少女

      一夜小雪过后,天更冷了,阮玥起床去洗手间洗漱的动静吵醒了杨迅羽。他也从床上起来了,去了厨房洗把脸。
    水太冷,放了一会儿才有热水出来。等水的时候,他无意中瞟到了垃圾桶里的两盒药。
    从里面捡出两个药盒看了看,和他上次看到阮玥跟罗亦疏去宾馆前,从包里拿出来的药挺像的。
    富马酸喹硫平片,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和治疗双相情感障碍的躁狂发作。艾司唑仑,适应症为主要用于抗焦虑、失眠。也用于紧张、恐惧及抗癫痫和抗惊厥。
    阮玥的妈妈有精神病,阮玥有这些药并不稀奇,杨迅羽没放在心上,把药盒又扔进了垃圾桶,收拾了垃圾,放在门口。等到两人都洗漱完毕,手牵着手去了学校。
    元旦晚会的日子很快就来临了,话剧如期在学校礼堂表演了。等待上台前,阮玥站在幕布后,扒开一条小小的缝隙往乌压压的座位下面看去。
    人太多,座位上方没有开灯,整个礼堂只有舞台上方开着灯。阮玥找了很久,也没找到杨迅羽坐在哪里。
    她穿着绿色的薄纱裙,袖子和裙摆裁剪成叶子的形状,珍珠白的刺绣在叶片上绣出叶脉的纹路。长发里缠绕着绿叶白花的装饰。脖颈上是杨迅羽送给她的铃兰花项链,耳垂上是她的铃兰花耳坠,颜色刚好和衣服很相似,搭配的相得益彰。
    舞台后方的空调温度开的高,台上的灯也照得发热,阮玥身上被衣服遮住的地方贴着暖宝宝。虽然现在外面下着大雪,她也没觉得冷。
    她的戏份来的很快,结束的也快。在整场偏向现实风格的话剧中,唯独她出现的地方是童话一样的梦幻风。在主角旁白的叙述中,她走在夜晚河灯旁,看热闹的群演人群,在教堂旁,听风琴动人的声音穿透黑暗,最后在晨曦中,像泡沫消失在空气中一样,死在了太阳的第一缕光线下。
    下了舞台,回到后台,她就在化妆组成员的帮助下把妆卸了,衣服也换了回去。等到话剧结束,和话剧社的同学们聚了餐,就彻底结束了今晚的活动。
    在聚会上她喝了点酒,脸有点发烫,头也有点晕。给杨迅羽打了电话,他还在礼堂看别的演出,但也到尾声了,最后的歌舞他没多大兴趣,就从礼堂出来,带着有点醉的阮玥回了家。
    阮玥在床上躺了一会儿,忽然睁开了眼睛,抱住一旁玩手机的杨迅羽,说道:“我带你楼顶看烟花吧,快到凌晨了,过会儿到处会放跨年烟花,楼顶视野最好了。”
    两人上了顶楼,站在二十层高的楼顶围栏前,躲在毛毯下冒雪等着烟花绽放。
    阮玥还是有点醉意,她勾住杨迅羽的脖子,去亲吻他的嘴唇,吻的两人浑身发烫,想做些更亲密的事。杨迅羽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,抚摸她烫人的肌肤,低声叫她的名字:“玥玥,你刚才在舞台上真美……”

64.舞台上的树精少女

- 肉书阁 https://www.roushug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