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4.清晨在玻璃窗下被醒

被暗恋十年的人酒后误肏之后(高h吃肉文) 作者:乱入川

54.清晨在玻璃窗下被醒

      阮玥醒来的时候,先看到的是整面玻璃窗,窗外是晨曦中婆娑摇摆的树冠,而后才看到伏在她身上挺动下身的杨迅羽。
    夜里在她身上肆意折腾的时候,杨迅羽把她抱到了玻璃窗下。
    “杨迅羽……我这是在哪里?”阮苹杷税胍梗宰釉卧纬脸恋模ㄑɡ锊恢辣谎钛赣鸩倭硕嗌俅危壤梦猜ピ纪昱诨厝ツ谴位孤槟荆刃摹⒋笸群托「股橡ず模际茄钛赣鸬慕茏鳌?br />
    看到阮玥醒了,杨迅羽收了夜里自言自语时委屈中有些粘人的语调,干脆利索又清亮的回答道:“图书馆呀,小宝贝儿,你忘了吗?咱们昨天夜里在图书馆里玩游戏了。”
    阮玥想了一会儿,她昏迷前好像是有这么这一回事儿:“哦……天快亮了……”
    杨迅羽从她的花穴里抽出又射了一次的大鸡8,伸手轻轻拍拍她迷茫的面孔,说道:“小宝贝儿,收拾下东西,咱们还躲在洗手间吧。”
    阮玥看到他胳膊上的绷带渗出了不少黑黑红红的血迹,黑的是夜里折腾时渗出g涸的,红的是刚才没忍住又在阮玥身上来了一次时,胳膊撑地太过用力渗出的。
    “疼不疼?你怎么这么不小心?我们改天再约也可以的。”阮玥坐起来,心疼的摸着他的胳膊说道。
    改天了,昨晚你就继续找别人了。
    在图书馆里独自对着昏迷的阮玥蹂躏了一夜,杨迅羽明白了一件事,他对阮玥是有着出奇强烈的占有欲,事实上在宋祈面前c阮玥的时候,他就直接表现了占有欲。
    但那时,他没想那么多,就是单纯的想比走明显来找阮玥表白的宋祈。
    强烈的占有欲往往伴随着害怕彻底失去的恐慌,这也是为什么他对着阮玥时,很多话就变得难以直白的说出口。
    虽然明白了这件事,但是阮玥一醒,他依旧不敢把昨夜的自言自语当面说出来。
    “不疼,今天去医院换药还是要拆的。”杨迅羽站起来,把散了一地的抽签、飞行棋、r夹、跳蛋、分腿枕一一装回阮玥包包里,两人的衣服也捡了回来,在玻璃窗前穿好。
    清晨的第一缕太阳光已经照了进来,东方的朝霞灿若金箔、红若荔皮,阮玥站在窗前留恋不已,杨迅羽拖着她进了洗手间。
    “改天和你去更高的地方看日出,再不躲起来,就要被人看到了。”洗手间门口分开前,杨迅羽还是在她嘴唇上又啃了一会儿,才放开她。
    两人从图书馆离开,阮玥陪着杨迅羽去医院换了药和绷带,再出来时已是中午。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阮玥边摸着包包,边偷瞄着杨迅羽。
    她昨夜昏迷的深沉,就记得迷情药丸塞入下体后,从花穴里沸腾而起的欲火,杨迅羽说想和她玩的角色扮演游戏,后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    阮玥:“你昨天夜里……都对我做什么了?”
    杨迅羽带着她拐进了餐馆里,坐在角落里,说道:“想知道?看手机。你手机里有一些,我手机里也有一些,视频和图片都有。”

54.清晨在玻璃窗下被醒

- 肉书阁 https://www.roushug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