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4.你不适合当她师尊

【仙侠】闻人欢(np) 作者:黑铁厨师长

94.你不适合当她师尊

      叁百岁出窍,在修仙界算是划分有无天赋之人的分水岭。
    历飞英停留在元婴大圆满多年,始终不得突破。索性离宗历练,寻求契机。
    初见时,素衣黑发的女子双手被绳索绑着,赤足行走在沙石地上,动作跌跌撞撞。绳索的另一端,握在衣着鲜亮的世家子弟手上。
    第一眼只觉得,好像易碎的瓷器一样。脆弱、美丽,珍贵无比,却没有被妥善安放。内部产生无数裂纹,早已破碎不堪。
    唯独冷淡扫向他的那双眼睛黑如曜石,也似一潭死水,不起波澜。
    所以他一片片捡起来,把她拼补回原样。哪怕表面满是粘补过的裂痕,花纹早已不复最初的精致,阿喜也是他此生所拥有的,最为珍贵的宝物。
    在见到那个女人后,她如火上冰。
    纤细淡薄的身形下裹挟着浓烈的恨意,可她根基已毁,于修炼上无法再进一步。
    那么——那么就由他来把那株并蒂莲折毁,以残枝,敬献给他的爱人。
    为此,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,也没关系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率先发现死去妖兽的两名年轻弟子尚未意识到危机。
    “妖丹已黑,似沾染魔气,许是受邪修指使……”蹲在妖兽面前的弟子谨慎道,“依我之见,应将此事尽快上报宗门。”
    “妖兽不是你们杀的?”厉飞英眸色沉沉,声音像压抑着什么。
    那名弟子摇摇头:“我们来这边采药时听见动静,于是在附近探查一番,恰好发现了它。却不知为何,没找到将妖兽诛杀的同门……”
    “先不说这个,厉师兄,听闻你这一年来进境极快,可是有什么诀窍?”另一人忽然打断同伴,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这也快到了宗门大比的日子,我还想——”
    他倏地止住声音,看着神色森冷的青年,面露惊恐。
    在厉飞英身后,不详的黑影张开爪牙,魔气翻滚,如有生命般狂肆涌动。
    不过瞬息,两颗年轻的头颅落入地面,死不瞑目。
    主事殿内,贺兰还在听曜日仙尊漫长且毫无意义的扯皮。
    他在识海内和土拨鼠们打了一圈儿牌,实在不耐烦再听下去,于是屈指敲了敲扶手,打断对方那段人道主义发言,“你想要什么?”
    曜日仙尊一顿,面色霎时变得更差,“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贺兰懒得看他装傻,翻了个白眼,起身欲走。
    随着起身的动作,以金线绣满云纹的华丽裙摆如波浪起伏翻滚,滟滟动人。
    曜日的脸色变了又变,在那个傲慢的家伙踏出主事殿的前一刻,他闭了闭眼,咬牙从喉咙里挤出一个词:“沧海月。”
    女子轻笑了声,脚步不止,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个小盒子,顺手向后一抛,“给你就是。”
    她头也不回地踏出了殿门。
    叶音看得心惊肉跳,疯狂在局域网内私聊贺兰:“你疯了,那可是沧海月?!等你到了化神期大圆满,进阶渡劫期抗雷劫时——”
    “无妨,”贺兰嗤笑了声,并不在意,“敢与我讨要东西,也得拿得住。”
    他说着,翻出袖中银镜,准备确认一下小阿欢是不是乖乖听话,在灵隐峰泡好了茶,正等着自己回去。
    ——在发现定位用的金铃正显示着阿欢在青岚那儿时,贺兰识海中的海底小火山,爆发了。
    找到两人时,阿欢正卷着被子,委屈巴巴地在塌上睡着。
    她身上套了件过于宽大的男子衣袍,眼角隐约带着些泪痕,周身还沾满清冽的丹香。
    而青岚一只腿曲起坐在地上,衣衫凌乱,正褪下一侧衣领,在认真地照镜子。在他肩膀上,赫然是一道新鲜的牙印。更糟糕的是,他也换了身衣服。
    土拨鼠大军们一魂出窍,二魂升天。
    贺兰勉强维持着最后的体面,硬邦邦道:“解释。”
    青岚早已听见贺兰在外面一间间踹门的动静,他放下镜子,抬眸看了对方一眼:“你不适合当她的师尊。”
    脾气太坏,不够有耐心,而且,还注意不到细节。
    对方那双漂亮的凤目简直要喷出火来。
    贺兰的感性准备一剑砍了他。
    贺兰的理性在识海内问土拨鼠们:“他是不是在拐弯抹角骂本尊?”
    他这时还没有把青岚真的当情敌,毕竟,这人看起来不像有那种世俗的欲望。
    如果说孤寡剑修的道侣是剑,那他的应当是炼丹炉,亦或者写符箓用的朱笔。总之,不太可能是会呼吸的生物。
    “让阿欢当我徒弟。”青岚音色平静,说出的话却如火上浇沸油。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在空中写下什么阵法,“反正,她一开始选的就不是你。”
    刹那间,凌冽的剑意朝他心口袭来!
    青岚动也不动,灵力化作清风细雨,以全然相反的力量,化解了贺兰的攻势。
    两股灵力相互碰撞,不过一招,暗室已被破坏了大半。
    唯有女孩被护在片刻前写下的阵法中,安然无恙。
    青岚瞥了盛怒的女子一眼,眼底浮现一丝笑意,“你看。”
    果然,还是得他来保护才行。

94.你不适合当她师尊

- 肉书阁 https://www.roushug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