捕获 ρο㈠⑧h.víρ

淫乱密室逃脱(NPH) 作者:秋刀鱼

捕获 ρο㈠⑧h.víρ

      凯西带着雪奈一路飞驰,缩地成寸地赶往岛屿边缘,最终停在了海岸边的一个小石窟里。
    望月无声无息地跟了一路,本想尾随她们一道潜入,奈何那石窟四壁光溜溜一片,毫无藏身之地,情急之下,她只得暂时蹲守在石窟外围默默观察。
    凯西将雪奈带入石窟后,紧绷许久的心弦方才放松下来,她拍拍胸脯,深吸了几口气,嘴角却控制不住地上扬。
    雪奈木头似的站立在一旁,眼神涣散,表情麻木,配着那一头可爱的公主切,倒像是被玩坏了的洋娃娃。
    凯西绕着她转了个圈,目光上下打量,越看越是满意,不禁沾沾自喜道:“哎~可总算把你弄到手了。”
    说罢,她又伸出手去,爱抚着雪奈光滑白皙的脸蛋,像是在惋惜这副好皮相,然而下一秒她就毫不犹豫地取出了十几张黄符和一把锋利的匕首。ⓟо❶8sìτё.о㎡(po18site.com)
    “伊吹雪奈,你可别怪我心狠手辣,要怪就怪你自己太张扬,让我早早发现了你的身份,不过放心,我不会折磨你的,只要一下子,你就能上路了。”凯西一边往两人身上贴着黄符,一边咯咯咯的笑着,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柔,却吐露着最为歹毒的话语。
    望月偷听到只言片语,已然明白她的意图,心中暗道不妙,急忙将笏板从道具箱里拿了出来。
    待她紧贴着石窟洞口朝里看去时,第一眼注意到的便是雪奈无辜的脸庞,凯西此刻正背对着她贴符纸,真乃绝佳的偷袭时机。
    望月大胆地探出了半边身子,抬手便准备将笏板打过去,谁知雪奈竟忽然朝她眨了眨眼。
    望月一愣,顷刻间恍然大悟,原来雪奈从未被控制,不过是演技逼真罢了。
    这丫头,真是小瞧她了,不过也怪自己关心则乱,想都没想就义无反顾地踏入了这场为他人所设的骗局。
    “谁?”
    凯西似有所觉察,猛的回头看去,只看到空荡荡的洞口,她狐疑地蹙起了眉头,喃喃自语道:“怎么总感觉背后毛毛的。”说罢,手上动作不由加快了几分。
    这黄符本是驱鬼黄符,用途顾名思义,但实际上它还有另一个鲜为人知的作用。
    凯西曾在北区的某个party上偶然偷听到肖博扬与某团伙头目之间的交易,其中就包含一条消息,即驱鬼黄符大量使用可规避审判者条约第叁条——玩家不可做出影响生命传承的事情,如谋杀、阉割等,她自此铭记于心。
    贴完最后一道黄符,两人的扮相可谓不伦不类,但凯西却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,欣然移步至雪奈身后,随即熟练地挟住她脖子向后勒去,匕首直勾勾地对准心脏位置扎了下去。
    只听得“铛”一声脆响,凯西虎口阵麻,整个手掌瞬间没了知觉,匕首也倒飞了出去。
    “啊!”
    她突然哀嚎起来,痛苦地捂住已然骨折的手掌,整个人宛若虾米般蜷缩成一团,豆大的汗珠迅速爬满了额头。
    雪奈冷漠地转过身去,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小太刀,方才便是它挡住了袭来的匕首。
    “你…你居然……没有…被催眠?”凯西咬着牙,断断续续地质问道。
    “我看起来有那么傻吗?”雪奈面无表情地反问了一句。
    其实也不是她刻意提防凯西,只因林静昨晚的遭遇令她升起了一丝警惕,所以今早就用上了防催眠的道具,结果好巧不巧地躲过了凯西的迫害。
    “呵,虚伪。”凯西嗤笑一声,低低咒骂起来,好似全然忘了是自己不义在先。
    雪奈俯视着她狼狈的姿态,毫不留情地出言讥讽道:“那你又是从北区哪个阴沟里爬出来的老鼠呢?”
    这话显然戳了凯西痛处,她退后几步倚靠住石壁,挣扎着挺直了腰背,怒气冲冲地嘶吼道:“你们这些能力者根本没有一点人性,就是一群畜生!有能力很了不起吗?有能力就可以高高在上、为所欲为吗?你们明明也是从普通人过来的,凭什么瞧不起普通人!”
    “凯西小姐,我想你似乎弄错了一件事,并不是我们瞧不起普通人,而是你不满足于当一个普通玩家。”石窟外的声音由远及近,望月背着光径直走入,和服上金丝细线绣出的花纹熠熠生辉。
    “我才不是普通玩家!我是能力者!我有能力!”凯西大声辩解,言语却自相矛盾。
    望月显然不信,只当她执念过深产生了妄想,遂不再搭理,转而关心雪奈道:“你手没事吧。”
    她方才本可以一刀砍下凯西的手,但却偏偏心慈手软地选择了正面格挡,匕首与太刀两相碰撞,因而产生了巨大的反震力,直接折了凯西的掌骨。
    “无碍。”雪奈不动声色地换了只手握刀,灵活比划出一招刀法,示意望月放心。
    她受的伤远没凯西严重,不过是一只手暂时性地麻痹失去了知觉,休息一会就能恢复,实在没必要说出来徒增担忧。
    “行,没事就好。”望月看破不说破,她很清楚,这都是武士魂附体造成的性格改变。
    “这人怎么处置?”
    “带回去再说吧。”望月轻挥笏板,直接将喋喋不休的凯西敲晕过去,又用道具捆了个严实。
    “我带人,你带路。”
    “可以。”雪奈没有逞强。
    待她俩擒着凯西回到别墅时,偌大的客厅不见人影,一切依旧维持着原样,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。
    “诶,人都去哪了?不会都跑出去找我们了吧。”雪奈收了太刀,又恢复了以往跳脱的性子。
    她这回难得立下大功,就等着回来接受众人的夸赞,如果人都跑出去了,那她岂不是白期待了。
    “不可能所有人都出去的。”望月摇了摇头,解释道:“唐柠肯定已经通知过他们了,不会有人误以为我们都失踪的,只要记得用一下西流他们队的追踪道具,应该很快就能定位到凯西的去处。
    可惜她未曾料到,这一想法居然从头错到尾。
    “队长,二楼有动静。”雪奈清楚地听到了天花板上传来的哐当一响。
    “我先上去看看。”
    望月迈步上楼,立刻就发现动静皆出自他们队的书房,她走进去一瞧,只见里面围了足有十来个人,满地木屑、海绵,仅有的两张椅子已被拆得面目全非。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在干嘛呀?”她困惑地问出了声。
    “队长!?”斯蒂夫闻声转过头来,顿时一脸见着鬼的表情。
    “队长你怎么从镜子里跑出来了?”贝拉一个箭步冲到了望月面前,眼神宛如激光般地将她扫描了好几遍,惊讶之情溢于言表。
    “什么镜子?”望月被问得一头雾水,急忙解释道:“我刚是去追雪奈和凯西了,现在刚回来。”
    “队长你都回来了,那雪奈她……”贝拉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,狂跳的心脏似乎瞬间蹦到了嗓子眼。
    “她们俩现在就在楼下。”
    “太好了。”贝拉长舒一口气,迫不及待道:“那我先下去看看喽。”
    “我也去!”“带我一个!”“我们也走吧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人群迅速涌向楼梯,书房立刻空了大半,满地狼藉上只余顾谨言、顾慎行、林静以及望月四人。
    望月瞧见顾慎行捧着一大面镜子,就像是抱了个宝贝一般,不由心下一骇,恍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    “唐柠她……”
    “望月!”顾谨言突然打断了她,轻轻摇了摇头,示意她暂时莫要询问唐柠的状况,继而又拜托道:“你能复述一下你们刚才在书房里的一切经过吗?”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捕获 ρο㈠⑧h.víρ

- 肉书阁 https://www.roushuge.com